一个自娱自乐的地儿

别动(贺天×莫关山)

大概是贺天把莫关山强x之后的会发生的事……吧?
好像我把人物给写崩了(请不要大意的吐槽我。
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_(:з」∠)_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滚开。”

莫关山瞪着眼前的人,满腔的愤怒,太过用力的眼睛酸涩发胀,他的视野模糊一片。

被瞪的人也不发火,他抬起手想擦掉莫关山眼角的泪水,却被狠狠的打开。

“滚,贺天,我不想再说一遍。”

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,他知道莫关山用了十成的力气,可自己却没有生气,甚至还担心莫关山手疼不疼。

贺天看着莫关山的脸,终于开了口:“好好休息。”

莫关山扭过头,显然不再想和他说一句话。直到听见关门的咔哒声,莫关山撑起身子,揉着酸痛的腰,心里把贺天千刀万剐了一万遍。走走停停的到浴室,莫关山直吸气。

“妈的。”

经过一晚上,后面红肿而敏感。莫关山明显感觉到有东西从里面流出来,莫关山深吸了口气,手往后探去。
……
“我去你大爷的贺天!!!”

贺天刷开房间门,他把药放在床头,而后打开了浴室的门。贺天看着莫关山一脸卧槽的表情有些想笑。

“我可没说我要走。”

说着边扯过架子上的浴巾向莫关山走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。”

贺天看着莫关山指着他的指尖挑了挑眉,将浴巾递过去,却在莫关山接手的瞬间把人抓住,连人带浴巾一起抱在了怀里。莫关山被贺天的动作搞的浑身毛都炸了起来,使劲的挣扎,无果。

贺天连拖带拽的把莫关山丢在床上,吓的莫关山整个人都弹了起来,站在床上。

贺天:“这腰不错。”景色也不错。

莫关山抓起枕头劈头盖脸的朝贺天扔过去。

滚你麻痹。

……

贺天看着眼前两条细长的腿,伸手抓了过去,莫关山被他像摊饼一样翻了个篇,手被钳住。

“你最好乖乖别动。”

“你给老子起来!别碰我!”

莫关山的声音带着颤,扯着贺天的心丝丝拉拉的疼,手也松了松。

“我只是……!”

莫关山挣开贺天的手,抬脚踹上贺天的胸口,退到床的另一边,戒备的看着他。

贺天心里终于有了火气,把手里的消肿药随手丢在床上,皱眉看着莫关山。莫关山瞥见床上的药愣了愣。

“你是不是非得跟我这么拧着。”

“那你tm别惹老子!”

“行。”

莫关山摸不准贺天什么意思,但他知道,他又把贺天惹毛了…又,又你妹!

莫关山抬手拦住贺天的拳头,另一只手攻了过去……

五分钟后,莫关山后面被贺天上好了药。看着自己被浴巾绑住的手,莫关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后面冰凉的感觉让莫关山忍不住的动了动,贺天隔着被子打他屁股,“别乱动。”

卧槽!有本事你给老子把浴巾解开!

“再这么看着我,我可不能保证我接下来会干什么。”贺天意有所指的笑了笑。

“!!!”

贺天进了浴室后,莫关山看着床头的药盒子发呆,之前挤得他肺快爆炸的怒气折腾的反而消失的干干净净。莫关山把脸埋进被子里,这算什么啊,操。

腰突然被一双手掐住,莫关山猛地从被子里伸出头看着贺天。

“干嘛?!”

“瞧你那傻逼样,腰不疼是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动,给你按按。”

“哦。”

莫关山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贺天的魔爪下毫无防备的睡着了,反正他只知道,自己现在正在贺天怀里…怀…我去!!正准备推开贺天,却被人一手抓住,扣的死紧。

“说了别动。”

贺天的嘴就贴在莫关山脑门上说话,额头上湿热的气息让莫关山红了耳朵,随后蔓延到整张脸。

“你…别抓这么紧。”

莫关山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腕。

贺天松开了手,却伸长胳膊把莫关山揽在怀里,义正言辞道:“怕你跑了。”

“我跑啥?”

贺天哼了一声,声音里满是不信。又问道:“休息够了没?我们回家。”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54 )

© 鬼栖山上红梅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