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自娱自乐的地儿

《逗》是逗弄的逗(贺天×莫关山)

背景架空 贺天二十 毛毛十四 纯粹为了满足我自己瞎写
感觉自己在OOC的道路上越飘越远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莫关山因为上课睡觉被老师赶出了教室,不想在门口傻站的他翻墙出了校园,怕被教导主任抓住就走了学校背后那条人少的小巷,莫关山就是在那儿遇到的贺天。

才十几岁的小孩儿,看到面前浑身浴血的人早给吓傻了,莫关山到是镇定,怕惹上麻烦准备转身就走,他就听见背后有人说话。

“喂小孩儿,过来帮个忙~”

莫关山转过身被突然靠近的男人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抬脚踢过去,却被人拎住转了个圈。

莫关山的下巴被对方掐着,被迫抬起头,一双摄人的黑瞳盯着他,莫关山觉得自己腿都快吓软了,明明是一身伤的人,却让莫关山觉得要死的是自己。

贺天感受到手里的人在发抖,看着他故作坚强的眼睛,把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点怜爱给压了下去。

“给我拦个车去XX医院。”

“卧槽,你不是还有力气么!自己去啊!放开我!”

“再废话,小心你的嘴。”

莫关山下巴被捏的疼到只想骂娘。

贺天在去医院的途中昏了过去,一头栽倒在莫关山腿上,血糊了莫关山一身。

“诶?!卧槽你他妈起来啊啊啊啊!”

司机叔叔吓的打错了方向盘,莫关山抬头从后视镜里瞪他。

恶狠狠的语气:“看什么看!开快点儿!”

莫关山心里直打鼓,腿上的人呼吸越来越弱,这人要是死翘翘了怎么办,真他妈倒了八辈子霉遇上摊上这么个事。

到了医院莫关山拖着人就下了车,司机连钱都不敢要掉头就走。

“医生!医生!!”

莫关山还未长开的瘦弱身体扛着昏迷的贺天,觉得自己要趴下了。

好在医生动作够快,抬上担架刷的就把贺天推走了。

一位小护士扯住莫关山的胳膊:“诶,先别走……”

莫关山立马打断她的话:“我不认识他!”

小护士看他一眼:“在这等着。”

“……”这位姐姐我真不认识他。

莫关山在墙边找了个座位坐下来,就几十分钟的事情莫关山觉得自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,高强度的精神压迫让莫关山疲惫的不行,看什么都是重影,没一会儿头一歪靠着墙睡着了。

莫关山是被自己砸醒的,没想到自己会睡成这个德行,半个身子倒在长凳上,莫关山揉着脑袋,估计是倒下的时候砸到了头。拿出手机看了时间,以为睡到了地老天荒,结果发现就睡了一个小时。

“小子,醒了。”

莫关山抬起头,一惊,整个人蹦起来跳了三米远。

面前是个寸头穿黑色短袖的男人,后面跟着几个打扮差不多的人。这个男人的眼神想是在看一个死人,语气也死气沉沉。简直和胁迫自己的那个男人一样,不,面前这个人更危险。

男人走上前,拿出一沓钱:“希望你忘记今天的事。”

莫关山咽了一口口水,克制住让自己不发抖:“不,不用了,我不会说…”

男人不和他多话,直接将钱塞进他的口袋:“就当是感谢费。”

莫关山感觉自己就像毒蛇嘴下的小白鼠,被男人的气场压迫的毫无招架之力。

“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男人停止了掏烟的动作,看着莫关山点了点头。

莫关山倒退了几步,拔腿就跑。

莫关山进门,看见在厨房忙碌的妈妈,蹑手蹑脚的摸进房间飞快地换了一身衣服,把沾血的那一身塞进了床底。

“儿子,回来了?”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“快来吃饭。”

莫关山应声从房间里出来,坐到饭桌前。

“你是不是又打架了?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“你下巴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啊?”

莫关山疑惑的表情不是作假,莫妈妈心道不是打架就好。

莫关山起身去浴室照镜子,看着下巴上的几根指印才反应过来,心里把那个不认识的狗逼玩意儿宰了千八百遍。莫关山深吸一口气,心里掰扯着各种借口,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。硬着头皮出了浴室,听太后发落。

“快吃饭吧。”

嗯?不拷问吗?

“哦。”

莫关山因为这件事老实了好几天,不迟到不旷课不早退,要不是每天作业依旧都是空白,老师们都以为莫关山同学开始学好了。

可是莫关山平静的小日子没过多久,在一天下午回家的路上被截了胡。捂着口鼻的手力气大的出奇,莫关山又踢又打对方一点劲都没松,就差上嘴咬了。

“啧,狗似的。”

尽管声音只听过一次,莫关山也知道身后这人是谁了,狗日的。

“唔唔唔!!!”放开老子,马勒戈壁的!

身后的人放开了他,莫关山抬腿就踢,被人抓住了腿,来了个劈叉。

“怎么就不长记性呢~”小孩儿就是小孩儿,韧性不错。

“呸!你他妈给老子滚蛋!”

贺天拎着莫关山的腿又举高了一点,莫关山有点站立不稳,慌乱中抓住了贺天的衣服,堪堪稳住晃动的身体。

“乖一点,不然把你腿卸了。”

莫关山一听这话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贺天,整个人跌倒在地,感觉屁股要裂成两半。

贺天看着狼狈不堪的莫关山嗤笑了一声,莫关山瞪着他,像是垃圾堆里的小狗。

贺天吹了声口哨,真的在逗狗似的。

“小狗狗跟我过来。”

说完也不管莫关山跟没跟上扭头就走。

莫关山爬起来,他知道自己明明有转身就跑的机会,可是他看着贺天的背影,跟上去的冲动就像肆虐的火焰,抑制不住。

他不服气。

才不想让你这种人看不起。

贺天也没走多远,在附近的商业街找了一家烤肉店走进去。

“喂,来这儿干嘛?”

“吃饭,我饿了。”

“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?”

贺天递给他一盘子:“随便选。”

“……”我他妈想把盘子扣你脑袋上。

在贺天烤糊了一盘子肉之后,打算袖手旁观的莫关山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
一筷子打开贺天的手:“一边去,都给你糟蹋了。”

贺天看着莫关山熟练的动作一个猜测从心里冒出头:“会做饭吗?小狗狗。”

莫关山把烤好的肉夹进自己碗里,左手对贺天比了个中指:“关你鸡巴屁事。”

那看来是会做了。

贺天伸长胳膊顺走莫关山的碗,放在自己面前,夹了一筷子吃。

“我操你大爷的!”

莫关山抄起一个杯子砸过去,贺天抬手接住放在桌上。

“看在烤肉好吃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。”

莫关山莫名其妙的get到了一个奇怪的点,虽然打不过这狗日的,但至少自己比他会做饭,嗯,突然心里好受了那么一丢丢。

“哎,那啥…你伤好了?”

“谁跟你说我受伤了?”

莫关山诧异的抬起头,都忘记了手里正在翻烤的肉:“啊?你不是…”

贺天打断他的话:“血不是我的,我只是没力气了。”

没力气你他妈还能使那么大劲儿掐我!!!!!

去你妈的没力气!卧槽!

贺天没有理会莫关山愤怒的眼神,又顺走了他碗里的几块肉。

吃完之后贺天让莫关山在店门口等着,不久发动机的嗡鸣声传入耳朵,一辆重型机车停在莫关山面前,也不知道贺天从哪儿开来的,贺天递给莫关山一个头盔。

“上来。”

中二少年莫关山看着机车移不开眼,听到贺天的话,二话不说乖乖套上了头盔。

“我们去哪?”莫关山在头盔里扯着嗓子喊。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莫关山不知道贺天开了多远,突然听到了一阵阵巨大的声响,他看向不远处,那里有一堆人和贺天差不多的机车。贺天的车还没凑近,对面一群人就开始疯狂的叫喊。

直到贺天下了车,此起彼落的呼喊声与口哨声依然没有停下。几个着装暴露的美人缠绕在贺天身边,跟在贺天屁股后面的莫关山小朋友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。

直到一个看似是领头的人过来:“诶哟,贺少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。”

贺天接过他递来的烟没有说话,莫关山看着贺天的侧脸心道,哦,这人姓 贺啊。

领头也是个眼尖的,看了一眼莫关山:“哟,这还带着伴儿呢。”

贺天这时才出声,揽过莫关山的肩膀:“这我表弟,别瞎鸡巴乱说。”

莫关山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凶神恶煞,也不害怕,扳着个脸盯着那个领头的。去你妈的表弟,老子不认识你。

“嗨,您瞧我这嘴。”您说表弟就表弟吧。

“行了,少废话,赶紧开一局,带我弟过过瘾就走。” 

“好嘞!”

莫关山看着这一辆辆机车,全身上下的细胞开始躁动,眼里是克制不住的兴奋。

贺天看他这个样子,伸手摸摸他的头:“待会儿抱紧我。”

“我要自己开。”

“嗤,小狗狗你自己开出去不到一百米就得翻车,别自不量力。”

贺天抬腿跨坐在机车上,莫关山看着从面前一扫而过的腿眨了眨眼睛,挨着贺天身后坐下,啧,腿真长。

轮胎在沙地上的摩擦声在莫关山耳边叫嚣着,伴随着一声枪响,贺天的车飞了出去,莫关山被这可怕的惯性带的身子直往后倒,张开胳膊死死的圈住贺天的腰,一瞬间的刺激感让莫关山的脸变得通红,贺天感受到腰上稳固的力道又开始加速,好几个极速的转弯,倾斜的车身让莫关山觉得自己的腿都快要擦到地面了。

快到终点的时候贺天一个漂移过了线,车头与车尾掉了个方向,看着迎面而来的剩下几辆机车。

呐喊声在一瞬间爆炸,莫关山还抱着贺天的腰不停的喘气,还没从刚刚的惊险刺激中回过神。

贺天扭头凑到莫关山耳边问了他一句,低沉的嗓音在尖叫声中格外清晰:“爽么?”

莫关山的眼睛亮晶晶的,脸上带着还未消退的红晕,用力的点点头,笑着说:“贼他妈爽!”

贺天盯着莫关山露出来的小虎牙,这小孩儿笑起来可比总皱着眉头装酷好看多了。

贺天捏捏莫关山的脸颊,忍不住逗他:“小狗狗。”

莫关山拍开贺天的手,又变成之前别人欠他八百万的表情。

贺天朝拥挤的人群手一挥,带着莫关山走了。

贺天把车开进了市区,在等红灯的间隙,贺天问莫关山说:“小狗狗,到哪儿?”

莫关山嘴动了动下意识的想说家里的地址,牙齿一咬唇,堪堪住了嘴,过了一会,道:“你不用管,随便找个地方让我下车,还有,别他妈再那么叫我!”

贺天没有接话,过了红灯贺天往前开了一段路,突然一个急刹车,莫关山回来的时候没戴头盔,鼻子直接狠狠撞在了贺天坚实的脊背,突如其来的酸痛感莫关山眼泪都差点给飙出来。

莫关山跳下车,一脚踢在贺天支在一旁的小腿上,迅速退到一边,贺天黑色的裤腿上赫然一个脚印。

贺天看着莫关山红红的眼睛,扬起嘴角,笑的意味深长:“啧,真不乖。”

莫关山伸出手对贺天比了个中指,转身就走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写完之后你们俩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啊【怪我。】

我也不知道后面写啥【依旧维持着跪地姿势的我】

贺天:最近逗一小孩儿挺好玩的。

于是道上开始传贺少最近换了个口味,喜欢小男孩,送人的接连不断。

贺天:…不是这个玩,都他娘的给我滚,卧槽。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104 )

© 鬼栖山上红梅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