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自娱自乐的地儿

影帝与小狗仔(贺天×莫关山)

看文不用带脑子,仅供娱乐,希望仙女们食用愉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莫关山猫着身子蹲在酒店对面一条闭塞的小巷里,借着巷口旁一辆黑色轿车隐匿着身影,身高腿长的体型因长时间的蜷缩而难受的要命,但他不能舒展手脚起身离开,因为——他大概有近一个月没有拍到什么的有价值的消息了,再这样下去,他会丢了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。

莫关山烦躁的皱着眉,其实他并不喜欢狗仔这个职业,一味的去窥探别人的隐私。莫关山想起把自己拉进坑的蛇立,心里火更大了,手指用力的摩擦了一下相机的棱角,盯着酒店门口的目光像是要杀人。

直到腿已经麻木到蹲不稳时,酒店门口出来了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人,是个三线小明星。莫关山立刻调整焦距对着人一阵狂拍,然后轻手轻脚的换了坐姿,低头检查照片,顺便缓解一下腿麻。

然而莫关山没有看到的是,在他低下头之后,酒店门口又出来了一个人,装备齐全的带着帽子墨镜和口罩。

并且,正向这里走来。

身边的车突然响了一声,莫关山吓了一跳:“卧槽!”

然后他听见有人疑惑的“嗯”了声,那个全副武装的人走到车尾,看见了靠墙坐着的莫关山还有他相机里明晃晃的酒店大门照片。

那人意味不明的发出感叹:“哇哦~”

莫关山赶紧站起身往巷子里退,腿麻的感觉还没有消退,身子不稳的晃了晃,那人伸手去扶时莫关山以为他要拿自己手里的相机,立马伸手拦住了。那人从头到脚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明星,莫关山觉得自己真的是寸到家了。

“都是明白人,”那人戴着口罩,声音辨别不出来是谁,“删了吧。”

莫关山抓紧相机,警惕的说:“我不是拍的你。”

那人笑了一声: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

莫关山:“… …”真的没拍你。

“删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那人上前一步,幽幽地说道:“你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紧接着,莫关山眼前一花,下一刻就被一招擒拿给反手压在了墙上,相机也到了那人手里。莫关山用力挣扎却发现自己两只手扳不过人家一只手,还是左手。

那人把相片从头到尾的翻完说:“哎,你最后一张拍到我了。”

莫关山:“我真没拍你,我拍完都还没来得及看完。”

那人将相机挂回了莫关山的脖子上说:“要是你看完就会用这最后一张做文章了。”

莫关山:“… …”你说的很有道理。

接着那人又开始在莫关山身上摸了起来,本来就被压制的莫关山愤怒值达到了顶峰,管你他妈的是哪个明星,老子不能忍了!

莫关山抬腿踢过去,两个人在巷子里打了起来,也可以说是单方面找虐,莫关山使出了全力,那人还游刃有余的防卫并且还击,没两下又把莫关山给按墙上了。

莫关山直喘气,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累的。那人拉下口罩,语气森然:“你再动我就把你胳膊卸下来,再把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断,你可以考虑一下要左手还是右手。”

莫关山被那人的气场压的喘不过气,身体微微发抖,但还是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,是贺天。

莫关山觉得自己不光寸到家,还寸到了他十八代祖宗的老家。

对上谁不好,对上了这位不能惹的贺影帝。莫关山此刻想撞墙并立刻去世。

手突然被贺天松开,在莫关山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时,贺天说:“你不让我搜,那你自己把衣服脱了。”

莫关山震怒的瞪了过去,你/他/妈个死/变/态说什么!?好想知道你的粉丝知道你这副德行会是什么反应,最好掉粉,掉到只剩僵尸号!

贺天把墨镜也摘了,看着莫关山十分冷酷:“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还有没有备份。”

莫关山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默念“不要动气,不要动手,人家是大佬,分分钟让你丢饭碗。”然后兜头把上衣脱了,拎在手里抖了抖。

夜晚微凉的空气让莫关山打了个冷战,胸口的两点变得挺立起来,贺天眯了眯眼,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,盯着莫关山精瘦的腰线。

莫关山没好气的说:“行了吧!”

一直脑内开车的贺天没有出声。

“喂!”

贺天回过神,表情依旧十分冷漠,目光向下看了看莫关山的裤子,莫关山赶紧套好上衣说:“你他妈想都别想!”

贺天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:“那还是我来好了。”

莫关山:“!!!”

贺天把手伸进莫关山的裤兜边说:“摸一下又不会死。”

会!你信不信我立刻去世给你看!个操蛋玩意儿!

莫关山忍无可忍的拽出一直在他啥都没装的屁股兜里掏来掏去的手:“够了!你有完没完!”

什么都没搜到的贺天觉得十分不可思议:“你真没拍我?”

莫关山:“… …”

“你去拍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你都不拍我?”这不科学!

… …

这很科学,谢谢。

莫关山不理贺天,低头检查了一下相机,发现除了贺天说的最后一张被删了之外其他都还在,心里踏实下来,可以回去交差了。

把怀疑科学的贺影帝抛在脑后。

谁他妈稀罕你。

怀疑人生的贺天回到家里,洗完澡后拨了拨半湿的头发,在雾气潮湿的浴室里拍了张自拍,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被雾气熏湿的眼睛看起来还有点儿小委屈,很适合用来舔屏。

贺天登陆了好久不上的微博,大半夜发了一条“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爸爸。【图片】”

夜猫子们纷纷炸了锅,贺天刷了几下评论,在满屏的“爸爸艹我”中,贺影帝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,心满意足的退出了微博给贺呈打了个电话,不理对方控诉半夜被吵醒的怨言,说:“哥,帮我查个人,是个红发的小狗仔。”

“就这些信息你让我怎么查?”

“那是你的事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消息还是在第二天一早就发了过来,所有红发的狗仔信息摆在了贺天的书桌上。

昨天回到出租屋莫关山洗了澡后把照片发到上司的邮箱里到头睡了。莫关山第二天看微博,首页已经被贺天的微博刷屏,并且上了热门,贺天的粉丝数猛涨了不少。

莫关山在一群排队等艹的迷妹中评论道“没有,滚。【怒骂】”

有些依旧盯着微博的妹子回了评论。

“活捉毛毛!”

“前排合影。”

“说!什么时候po新菜!”

“啊啊啊!居然在男神微博里遇到男神!”

………

莫关山的微博是个有几十万粉丝的美食博,因为菜色新颖和经常出镜的手,虏获了一大批吃货和手控。莫关山自己也没想到还会有人在几万评论里捉到自己,在他想删掉评论的时候,收到了一条私信“贺天:呵。”

莫关山:“… …”

完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当年贺天十八岁即将到来之际,有人采访问:“你最想要的成人礼是什么?”

贺天说:“拿个最佳男演员奖给自己当礼物吧。”

那你很棒棒哦。

谢谢观看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272 )

© 鬼栖山上红梅开 | Powered by LOFTER